全球主要央行加大發債規模,以致債券供應大增,加上各國繼續維持甚或加大量化寬鬆的政策,令貨幣購買力下降,促使通脹升溫的憂慮持續發酵,導致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上升,並維持在1.6厘以上。一般而言,美國實質利率與黃金價格存在負相關性。換言之,債息下跌時,金價上升;通脹預期上升時,金價亦會上升,反之亦然。由此觀之,現時債息高企,金價自然受壓。

 

債息對金價影響屬短暫

然而,黃金與債息的走勢並非必然呈相反方向。根據歷史數據,在2003年6月至2007年6月的債息上升周期,債息由3.1厘上升至5.3厘,同期金價亦由每盎斯356美元升至647美元,升幅逾80%。無獨有偶,自2020年3月以來的過去一年,美國10年期國債息率由0.67厘升至近期最高1.74厘,金價亦上升了8.3%。筆者認為,縱然環球經濟仍然波動,債息未來或有可能進一步上升,不過金價仍有機會擺脫債息上升的短期影響,並拾級而上。

 

長期升勢料可持續

自從2018年8月中觸及低位以來,金價呈現一浪高於一浪的走勢,屢創新高。而且金價絕大多數時間都站穩在200天移動平均線以上,技術上反映金價的長期上升趨勢仍然持續。

一個大牛市期間通常會出現調整及回試前歷史高位。以2001至2011年的大牛市為例,金價在2008年在回試1970年代的650美元高位後,才於2011年創下1920美元歷史新高。而金價目前正正是在2020年7月創2075美元的歷史新高後,出現短期調整,回試2011年高位1920美元。假如歷史重演,金價其後將可能再創新高。

眾所周知,黃金作為一種避險資產,與傳統股票等風險資產之間的相關性頗低,尤其是在市況波動時,黃金更能發揮其避險的特性。例如在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,對比起風險資產的恐慌性拋售,金價仍能屹立不倒,維持在約700美元的水平。筆者相信,隨着環球經濟觸底反彈,疫苗接種率逐漸提高,加上印度和中國的結構性經濟改革,及政策調整帶來的黃金需求等種種基本因素支持下,黃金消費及其價格增長指日可待。

 

許喬達 惠理基金投資組合副經理(量化投資)

刊登於2021年4月13日信報的惠理專欄文章。

投資涉及風險,往績不代表將來表現。以上資料僅供參考,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。本文提供之意見純屬盛寶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(「盛寶」)之觀點,會因市場及其他情況而改變。以上資料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亦不應視作投資決策之依據。所有資料是搜集自被認為是可靠的來源,但盛寶不保證資料的準確性。本文包含之部分陳述可能被視為前瞻性陳述,此等陳述不保證任何將來表現,實際情況或發展可能與該等陳述有重大落差。投資者應注意投資涉及風險,基金單位價格可升亦可跌,基金過往業績並不表示將來的回報。投資者應參閱本基金之章程,以了解基金詳情及風險因素,並應特別了解如本基金從聯交所除牌之安排。基金章程可通過網頁獲得。投資者亦應注意,本基金與典型零售投資基金不同,只可以由參與證券商直接以大額增設或贖回基金單位。本文件並未經證監會審閱。刊發人:盛寶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。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