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投資者關切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聲音中,內地房屋過去12個月的合約銷售仍然造好。房地產發展商在月初公布2019年全年銷售數據,大多超額完成銷售目標。惠理所關注的一籃子上市企業中,去年全年合約銷售增長強勁,按年平均增長約20%。投資者的疑問正正落在究竟去年內房的亮麗表現能否延續?

長久以來,中央政府由上而下設立的短中期政策框架,是分析內房股債資產的一項不可忽略的指標,政策方針對行業未來的發展空間,具有重大的預示作用。

 

調控措施傾向溫和

而這個板塊於去年底迎來監管放鬆的好消息。短中期內的調控措拖得以維持溫和,當局亦着手研究取消落戶限制。

中央政府由去年第四季開始,對房地產市場採取稍微放鬆的姿態。上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未有提及房地產行業,同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及保持求穩的腔調,強調「穩地價、穩房價、穩預期,保持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」。來年施政亦預期以「因城制策」的原則而行,針對個別城市,並有適當調整,防範下行風險和為市場帶來正面支持。

 

一二線城市銷售有支持

至於部分城市的戶籍制度鬆綁,放寬房屋限購政策,預計會增加勞動力流動,並釋放部分經濟增長動力。不要小覷這些放鬆對中國市場格局和經濟結構的改變,因為國內人民自由遷徙所釋放的勞動人口,將會帶動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銷售。

我們認為強韌的結構性需求和受控的供給下,支持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市場。而在三四線城市,樓市仍將因需求偏軟及高庫存效應受壓。

總結以上的現象,中央政府仍然謹慎監察,在整體樓價平穩的大前提下,積極審視社會及勞動人口改革,鼓勵城鄉人口流動之際,做好兩手準備,以防房地產炒作,製造泡沫。

 

內地房企受惠面向內需

近一年多浮現的在岸債務違約事件,多發生在基本面弱或地方政府融資能力有限,或在外部不確定性下首當其衝的企業。

我們認為,內房企業的業務大部分集中於內地,受中美貿易條款的執行和後續發展及其他外部因素影響較少。與此同時,發改委於2019年7月發文限制房地產企業境外發債,只可用於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。這一舉動已限制內房高息美元債的供應,為這個資產類別帶來稀缺價值(Scarcity value),形成正面支持。

 

作者為惠理基金亞太區分銷業務主管 曾德明

刊登於2020年1月29日信報的惠理專欄文章。

本文提供之意見純屬惠理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(「惠理」)之觀點,會因市場及其他情況而改變。以上資料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亦不應視作投資決策之依據。所有資料於發表時均搜集自被認為是可靠的來源,但惠理不保證資料的準確性。 本文包含之部分陳述可能被視為前瞻性陳述,此等陳述不保證任何將來表現,實際情況或發展可能與該等陳述有重大落差。

本文未受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檢閱。 刊發人:惠理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。